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武炼巅峰

第三千二十一章 半龙城

    半日后,一间茶馆之中,杨开与厉蛟对面而坐。≥

    茶香袅袅,两人却都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半日的观察,足够看到很多事。

    这个半龙城太诡异了,先不说龙裔的数量有些匪夷所思,单是这里的强者便是层出不穷,大街上一千个人当中最起码有一个是帝尊境。

    此城人口约莫五十万,换句话说,这个半龙城内居住的帝尊境足有五六百人!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概念?这个数字简直不要太恐怖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星界,大小城池无数,从没有哪座城池拥有的帝尊境的数量能与半龙城相提并论。往往一座大城之中,有几十个帝尊境就已经不得了,这还得算上路过的,更遑论上百,上五百?

    就算此地的天地灵气极为纯净,有助武者修炼晋升,这样的比例也太过吓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如青阳神殿那样的顶尖宗门,也不过十多位帝尊境坐镇而已,这样的数量与这个半龙城相比,连零头都比不上啊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这半龙城内,拥有龙族血脉的龙裔似乎地位都要普遍高上一些。在同等级武者当中,往往都是以龙裔出身的武者马是瞻。

    杨开估摸着,这样一座城池中的强者若是拉出去的话,足以横扫星界任何一个城池,任何一个顶尖宗门,唯有大帝宗门才能与这个半龙城抗衡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巨无霸一般的城池!

    不过无论是杨开还是厉蛟,都现了另外一件比较诡异的事。

    那些龙裔,尤其是血脉稍微精纯点的龙裔,看起来似乎都有些气息不稳,无论修为高低,皆是脚步虚浮,似都有暗伤在身。在帝尊境这个层次上,修为越高,龙裔的数量就越少。

    这又是个什么情况?杨开和厉蛟闹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身负龙族血脉,龙裔在修炼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比如厉蛟,如果他不是龙裔之身,这一辈子帝尊两层境的修为便到头了,可就是因为有了一些龙族血脉,才让他能够突破到帝尊三层镜的程度。

    但在这半龙城内,情况却好像反了过来。

    龙族血脉越精纯的龙裔,修为反而上不去,帝尊两层境便到头了,大多数有帝尊境修为的龙裔,都只是一层境而已。反倒是那些没有龙族血脉的人族妖族,有帝尊三层镜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茶馆中待了许久,聆听四周的交谈声,杨开和厉蛟也没听出什么太大的名堂,唯有一人无意中吐出龙宫二字吸引了两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可惜那人似乎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,连忙转移了话题,让杨开和厉蛟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半龙城,龙宫,龙裔……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此地极有可能就是龙岛。但这几十万的人口又让杨开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龙岛怎么会有这么多人?

    厉蛟也糊涂了,这地方跟他想象中的差距太大太大,大到他无法接受现实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沉默时,对面一间商铺内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,似有人在争吵些什么,紧接着灵气涌动,法则丛生。

    碰地一声响动传出,而后一声惊呼,一道身影从那店铺中飞了出去,重重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是个女子,身穿一件鹅黄色的宫装长裙,黑如瀑,背影纤细曼妙,看不清真容,身上的气息不弱,竟是个帝尊一层境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在那店铺之中与什么人生了冲突,居然被打了出来,看那样子似乎伤的不轻。

    街道上的行人见状,纷纷避让开来。

    在不知前因后果的前提下,也没人愿意多管闲事,免得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“娘!”一声娇呼传出,带着一丝哭腔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女子艰辛起身,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目光喷火地朝前望去,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打的,娇躯瑟瑟抖。

    “哼!”冷哼声传出的同时,从那店铺内走出一个男子,这男子一脸阴鸷的表情,步伐不紧不慢,他微抬着手,手擒在一个少女的头上,往后抓着,那少女被这样一个姿势擒住,只能半弓着身子随他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少女面容清秀,看起来年纪不大,身子也没有长开,胸前两个小鼓包,极为娇小玲珑,看她的模样,顶多十五六岁。

    她两眼通红,眼泪顺着脸颊滑落,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满脸的惶恐不安,望着前方道:“娘,救我!”

    听她这般称呼,这少女与之前被打出来的那个女子,明显是母女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放了她!”女子咬牙低喝,一身帝元剧烈涌动,大有马上上去拼命的架势,但自己的女儿被抓,让她很是投鼠忌器,就算再愤怒也不敢贸然行动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阴鸷男子的修为不但要高出她一层,更是个龙裔,就算她真的拼命,也绝对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放了她?”阴鸷男子望着那女子,口中出冷笑,“你说放我就放?你以为你是谁?”

    话语中的不屑一览无遗,显然是没把这女子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他这般说着,竟还低下了头,轻轻地在少女间嗅了一口,顿时露出一脸**的表情:“真是香啊,本座就喜欢这样的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少女何曾经过这般阵仗,感觉背后传来的炙热气息,顿时身子一僵,哭的更厉害了,低呼道: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女子见状勃然大怒,咬牙喝道:“你知不知道她是谁的女儿,竟敢这般轻薄她。”

    阴鸷男子冷笑一声:“我当然知道她是谁的女儿!”

    女子一呆,似乎没想到对方会给这样的回答,她本以为对方不过是仗势欺人,只要搬出女儿父亲的身份,便能让对方头投鼠忌器,自己母女化险为夷,谁曾想一点效果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不禁心头一沉,知道大事不妙了。对方这是盯准了她来的啊,而且肯定之前都已经打探清楚了,那个身份未必就管用了。

    阴鸷男子道:“凡人之躯,你以为那边会在意么?若真的在意,也不会将你们母女赶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但那女子脸色一暗,周围许多围观的人也都是表情失落,似乎与那女子有着类似的遭遇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本座现在就算把她扒光了,也不会有人来管你们的死活?”阴鸷男子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搭上了那少女的肩头。

    少女的身子陡然僵硬,泪水止不住地往下躺着,仿若断了线的珍珠。

    他对面的女子更是大惊失色,疾呼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若真叫他把自己女儿的衣服扒光,那日后女儿可就没脸见人了,搞不好立刻便要自杀。女儿是她此生唯一的寄托,她怎愿意看到这种事生?

    阴鸷男子的话让周围不少人听的大皱眉头,感觉这家伙有些太过分了,当即有人道:“这位朋友,杀人不过头点地,就算她们有什么地方招惹了你,也不必这般羞辱于人吧?”

    此人话刚说出,他身边的一个同伴就变了脸色,连忙扯了他一下,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那说话之人脸色不禁变了变,有些青。

    阴鸷男子扭头朝他望去,冷笑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本座没听清楚,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那人脸色变幻了几下,轻轻抱拳,低声道:“大人见谅,适才在下口不择言,有所冒犯,还请大人莫要计较。”

    阴鸷男子冷冷地盯着他,好一会才低喝道:“滚!”

    那人听了,如梦大赦,连忙转身走了,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他也愿意打抱不平,但如果会牵连到自家性命,他就没那个勇气了。

    其他众人见此情景,哪还不知这个帝尊两层境的龙裔大有来头,或许靠着什么大靠山也说不定,否则的话怎会有这么大的威慑力?

    也有人认得阴鸷男子,自然知道他的底气在哪。纷纷摇头叹息,觉得那一对母女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招惹谁不好,偏偏要招惹这家伙,以后的日子难过咯。

    耍了一通威风,那阴鸷男子这才转头瞧着少女的母亲,一脸得意道:“知道该怎么做了么?”

    那女子哪不知道他在想什么?双拳紧攥着,指甲都掐入了血肉之中却毫无察觉,抬头看一眼自己的女儿,露出一抹凄婉的微笑,缓缓跪倒在地,匍匐下来,额头扣在手背上,屈辱道:“妾身……愿意服侍大人,还请大人放过小女!”

    阴鸷男子嘴角一勾,露出一抹讥讽的冷笑。

    这女子卑微的姿态让他极为满足,目光在那挺巧圆润的臀部上流连了一阵,这才漫步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猛地一脚,将那女子踹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脚力道不轻,女子直接翻了好几滚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娘!”那少女见状,悲戚呼喊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阴鸷男子一巴掌朝那少女脸颊扫去,啪地一声轻响,少女的一边脸颊立刻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是被吓到了,少女果然不敢再吭声,一双剪水双瞳都扩张开来。

    阴鸷男子踹了女子一脚,但显然还没完,走上前去一脚踏在对方的胸口上,那饱满的****立刻变了形状。

    女子表情艰辛痛楚,却对少女道:“闭上眼睛!”

    她不愿让自己的女儿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。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