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武炼巅峰

第两千九百六十九章 在吃人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……”祝晴小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事关龙族机密?”

    祝晴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说说。”杨开伸手一捞,小心翼翼地将祝晴捞在自己手心上,仿佛捧着什么最精美的瓷器,威胁道:“知情不报,小心我家法伺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家法……”祝晴瞪大眼睛,一脸茫然,不过很快就意会到杨开的意思,被臊的浑身热,抬头瞧了一眼杨开,现他两眼直,呼吸开始变得粗重,心中一叹,知道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
    当下拿书挡住了半边脸,小声道:“万物负阴而抱阳,阴阳交泰,本源交汇,冲……气盈和。”

    杨开先是一愣,紧接着面露古怪的神色,似笑非笑道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祝晴整个脸都被书挡住了,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,但书后面那俏脸肯定如火烧一般,急急道:“我随口说的,你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龙族也讲究双修?”杨开笑的更开心了,裂开一张大嘴,显得分外狰狞,好似能一口把祝晴给吞下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若真是这样的话,那以后的日子可就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“哪有的事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杨开伸出一根爪子,轻轻地拨开挡住祝晴的书,把脸凑近了许多,显得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祝晴无处可躲,一脸为难地道:“只是就算是你们人类的女子,元……阴之气对男人的修炼也有巨大裨益,修为越高越明显,更何况我们龙族。”

    杨开道:“你是说我之所以会这样,是因为你的……第一次?”

    祝晴轻轻颔,被杨开当着面说出这种话,她简直有些无地自容,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。

    “以后就没效果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祝晴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杨开一边说着,一边抓着祝晴就朝一旁窜去,大步迈开的同时,化龙诀敛去,巨大的身形急骤缩水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祝晴惊问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效果试一试就知道了。”杨开已恢复本来的模样,将祝晴拦腰抱起。

    伏在杨开的胸口,感受到那火热的温度,祝晴顿时慌乱,急急道:“真没有效果了,我不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杨开嘿嘿贱笑:“都说要试一试了,别挣扎反抗了,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之时,将祝晴重重地抛在了大床上,祝晴一声惊呼,杨开已入恶狗扑食一般扑了上去。绕是有过这样的体验,祝晴还是有些不太适应,胸膛内一颗芳心剧烈跳动,仿佛随时都要从口腔中蹦出来。

    身上的男人及具侵略性,一往无前的气势横冲直撞,将她并不坚固的防御轰的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衣衫开始凌乱,祝晴歪着脑袋,美眸紧闭,双手揪着床单,似要奔赴刑场,紧张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杨开忽然像是响起了什么,扭头望着一旁,把手一指,一字一顿道:“滚……出……去!”

    那边小黑狗不知何时被惊醒,这几****一直在安静地打盹,不吵不闹,极为乖巧,这个时候却是抬起头来,瞪大了一双狗眼望着大床所在的方向,一动不动,连呼吸都屏住了,认真观望。

    那狗眼之中满是好奇和茫然的光芒。

    听到杨开的话,它呜咽一声,有些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来,夹着尾巴慢腾腾地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前,它还念念不舍地回头望了一眼,眼中满是渴求的表情,似乎是在央求杨开让它留下。

    杨开哼了一声,它只能垂头丧气地用脑袋顶开大门,从门缝中走了出去,临了还知道把大门给关好。

    殿外,几个看起来年纪不一的女子笔直地站在那里,基本上每个人脸上都能刮下一层寒霜。

    几位公主殿下简直是受够了,前几日杨开让她们在殿外候着,她们只能遵命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待就是好几日的功夫,这几日没有听到任何传唤,杨开也没有半点吩咐,她们却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外面,跟木桩一样杵在那里。

    常年养尊处优的她们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,每个人都在心中将杨开骂了个狗血淋头,巴不得他早死早生。

    唯有小公主天真无邪,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,她只知道是父皇命令她们过来的,要听命屋内的那个男人,满足他的一切要求。

    她年纪还小,纯真还没有被这复杂的皇家侵染,倒不觉得有什么委屈,只是枯站了几日,又困又累,这个时候正靠在一个姐姐的肩膀上打瞌睡,脑袋一点一点,好几次差点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黑狗走出来的时候,几个公主都看到了,顿时吸引了众女的注意,纷纷朝小黑狗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二公主符玉一脸怨毒,她还记得几日前这小畜生弄的自己颜面尽丧春光外泄的事情,对它自然无比记仇,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报仇雪恨,是不是可以趁机把这小畜生抓了,然后煮一锅狗肉打打牙祭。

    小黑狗明显察觉到了什么,扭头就朝符玉望去,一阵龇牙咧嘴,喉咙里传出威胁的声音,作势欲扑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还敢嚣张,总有一天把你杀了吃肉!”符玉心中恨恨的想着,似乎已经预见了那一幕,莫名的快意席卷全身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殿内忽然传来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几个公主都悚然一惊,不知殿内到底生了什么变故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打瞌睡的小公主也被惊醒了,瞪大了一双眼睛,比谁都要精神,忙问道: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没人理她,几个公主都在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惊叫传来,这下众女听的更清楚了,只是这声音……似乎有点奇怪啊,不像是遭遇了意外的声音,很压抑,很低婉,倒像是……

    几个公主的脸色刷的变红,明显是意识到了什么,哪还有什么心思去偷听,反而恨不得把耳朵给堵上,免得让这声音脏了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压抑的声音愈响亮了,断断续续,时而高亢时而低婉,仿佛要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小公主吓一跳,脸色白道:“这是怎么了?里面的声音好奇怪啊,是不是有人出事了?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让众女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站在小公主身边的六公主忙道:“千万别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,为什么不能进去?”小公主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六公主跺脚道:“小孩子别问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公主乖乖地点点头,虽然不明就里,但六姐既然这么说,那肯定是有她的道理了,她忽然又好奇地望着几个姐姐,一脸担忧道:“二姐六姐十一姐,你们的脸怎么这么红,是不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十一公主瞪了她一眼,没好气道:“生什么病啊,我们几时生过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小公主担忧地伸出小手,摸了一下六公主的脸颊,吓得缩回手道:“六姐你脸好烫啊,不得了了,赶紧叫父皇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十一公主瞥了六公主一眼,掩嘴娇笑道:“六姐这事叫父皇看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谁来看?”

    十一公主努嘴道:“叫里面那个男人来看看就好了。”说完之后她噗嗤一笑,笑的腰都弯下去了,好一阵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叫他过来。”小公主信以为真,说着就迈开步伐要冲进殿内,可才走两步又怯怯地退了回来,怕怕地道:“他是不是在杀人啊……我不敢进去。”

    十一公主笑的更开心了,一双桃花眼中水波盈盈,意有所指道:“杀人倒不至于,只不过他……在吃人。”

    “吃……吃人!”小公主花容失色,脸色刷地雪白。

    十一公主吓唬她道:“里面那个男人可是无恶不作的凶徒,最喜欢吃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姑娘了,你要是被他抓住,先吃了你十根手指头,再吃了你的鼻子,再把你耳朵咬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还一边极为形象地咀嚼着,好似真的在吃着什么东西一样,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呀!”小公主吓坏了,一下子窜到了六公主的怀抱中,瑟瑟抖,颤声道:“六姐救我,我不要被吃,我不要被他吃掉。”

    “吓唬她干什么!”六公主恶狠狠地瞪了十一公主一眼,“小妹本就心思单纯,人家说什么她都信,你吓唬她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十一公主耸耸香肩道:“反正无聊,找点乐子嘛。哎,这春宫大戏,只能听不能上阵,真是无趣啊。”

    符玉冷冷地道:“你想的话你可以进去,就是不知道人家要不要你。”

    十一公主道:“还是算了吧,那家伙不好惹,我啊,怕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。”

    小公主听了此言,愈相信了她的话,紧紧地抱着六公主,哭泣道:“六姐带我走,我不要在这里了,父皇救我,父皇救我,呜呜呜!”

    符玉瞅了她一眼,低喝道:“把她耳朵捂上。”

    六公主连忙伸手,将小公主的双耳捂严实了。

    殿内的声音一直传来,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收敛,到了最后竟变得肆无忌惮,让几个公主听的浑身不自在,好在小公主受惊之后大哭一场似乎累了,沉沉地在自家六姐怀中睡去,泪痕犹在,让六公主又心疼又气愤,觉得那男人真是不个东西。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