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武炼巅峰

第两千八百一十六章 契机来了

    羽带着几个霜雪部的蛮族战士朝一栋高大的建筑走去,杨开站在这霜雪城内,沉吟了一会儿,并没有急着按照羽的指引去寻找住处,而是开始在这喧闹的霜雪城内游荡起来,边走边看。?

    他之所以答应羽来这霜雪城,无非就是想尽快弄些内丹修炼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他身无长物,除了七枚蚀骨狼的内丹之外,就只有一囊的狼血了。不过这无论哪一种都是他必需的,所以杨开只能先查探下这边的行情,然后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他相信以自己的本事,就算起点很低,也会很快用自己的优势带起滚雪球的效果。

    一路走一路看,杨开在这蛮族横行的城池中显得颇为异类,无他,身形看起来太过弱小,没有半点蛮族的美感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他走到何处,都会招来那些蛮族们差异而鄙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杨开对此早已习以为常,似乎每一个初见到他的蛮族,都会用这种目光来看他。

    霜雪城当真繁华,就算比起后世的那些大城池,也丝毫不差,杂乱无章的建筑之中,数不尽的摊位和货物,不同部落的巫聚集此地,杨开一个小小的下品巫徒完全上不了台面。

    根据村长在自己临行前教导的知识,杨开一一辨别着那些巫的出身和来历。

    天南海北,汇聚一地,如此盛况,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这是只有冬日,才能在霜雪城内呈现出来的景象。

    因为冬日里其他部落的城池并没有霜雪城这般得天独厚的条件,此地有长青神树守护,就算是在严寒的冬日,这里也是春意盎然,那些别的部落的城池就没这么好的条件了,自然能吸引众多巫们前来此地聚集交流。

    待到冬日过去之后,这些远道而来的巫们大多数都会重返自己的部落和城池。

    所以每年的冬季,霜雪城都是最繁华的城池。

    杨开不断地逗留在一个个摊位上,查探着那些摊位上的货物。与那些摊主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出乎他的意料,他本以为在这上古时代,交易的方式应该是以物易物才对,可一番查探下来。他却现自己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这霜雪城中竟然拥有自己的货币——一种好像绿叶一般的东西,被人称为青币的存在。

    村长可没有教过杨开这世上有青币的信息,所以杨开推断这应该是霜雪城的特色。

    青币对修炼并没有任何用途,传说是长青神树的落叶,不腐不坏。只能作为交易所用,也只限于霜雪城内的交易。

    不过这就足够了,有一种等价物般的货币,对物资的流通有极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霜雪城的交易全天无休,杨开接连逛了三天,一刻没停,心中已有一个模糊的计划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他才慢慢地度步到长青神树下,取出羽之前交给他的那个水囊,将狼血倒出。浇灌在长青神树的根基上。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落地,很快便被吸收殆尽,涓滴不存,而下一刻,一道绿光便从树冠上****而出,正中杨开的身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莫名的牵引之力引导着杨开,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他托举起来,徐徐上浮。

    飞升数十丈后,那股托举之力才稳定下来。而在杨开面前的,则是一个不大不小,干净舒适的树洞。

    这便是他在未来三十天的住处了。

    外来的人员想在这霜雪城中寻找住处,有两种方法。一种是寄居在类似客栈的地方,不过那需要付出青币。而第二种便是如杨开这般,用妖兽血浇灌长青神树的根基,长青神树便会给浇灌者选择一个树洞寄身。

    如这样的树洞,在高耸入云的长青神树身上不计其数,每一个树洞都是一个天然的住处。受到长青神树的庇佑,无论在里面做什么都不会被别人打扰。

    树洞不大,勉强可容三人寄居,不过对杨开来说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里面的环境也极为舒适,杨开盘膝坐下,一边修炼一边在脑海中完善着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第二日,他从树洞中走出,在长青神树的引导之下徐徐落到地面,然后径直朝一个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杨开便来到一家专门收购内丹的店铺之中,将手上的七枚内丹全数取出卖掉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杨开拎着一袋子青币离开这家店铺,转身就走进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,在经历一番艰辛的讨价还价,杨开与一位陌生的摊主达成共识,用五十枚青币,将他摊位上的草药一扫而空,那摊主喜不自禁,自觉碰到了大主顾,热情洋溢地将草药给杨开打包好。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,同样的一幕生在另一个摊位上。

    没用多久,杨开手上的青币便已花了个干净,不过换来的确实一大堆比较常见而又价值不高的草药。

    他重返树洞之中,将那些草药悉数取出。

    无需仔细查探,信手取出几株草药,杨开手上升出一团明亮而温热的火焰,他随手就将草药投入了火焰之中,专心致志地炼制起来。

    就如后世炼丹师尊贵稀少一样,在这上古时代,药剂师的地位和数量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每一个药剂师,都是部落不可多得的人才,而每个部落的药剂师,都只会给自家的族人配置药剂,这个时代,武道没有盛行,炼丹之术也在懵懂开之中,药剂师们配置药剂的过程简单而又粗糙,并没有太多的讲究,只是将多种草药混合在一处,简单调配,完全挥不出那些药材的功效。

    杨开是一位帝丹师,纵然修为被封,纵然神念无法动用,以他现在的手段,随便炼制点什么东西出来,也不会比那些大部落的药剂师差。

    而这些炼制出来的药剂,便是他的生财之道,也是滚雪球的起点。

    时代不同,他也没敢做的太惊世骇俗,更何况他如今实力低下,不可能在炼制过程中做的尽善尽美,绕是如此,他炼制和配置出来的东西也是几万年知识积累的体现,根本不可能是当今药剂师能媲美的。

    半日之后,所有的药材都消耗完毕,而杨开则多了一堆瓶瓶罐罐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用来盛放丹药的玉瓶也稀少无比,不过杨开也没苛求,如今他炼制出来的并非丹药,而是一堆如同浆糊般的东西,用那些石罐存放倒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杨开再次离开了树洞。

    霜雪城最繁华的地带,人流如潮,杨开在一个角落处盘膝坐了下来,将自己炼制出来的东西摆在身前,又取了一块木板,以指运剑,上书一个龙飞凤舞的大字,插在身旁,然后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,闭目调息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蛮族摊主瞅了杨开一眼,又瞧了瞧那木板上硕大的“药”字,忍不住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就这些黑乎乎仿佛臭泥一般的东西也是药?他还真当自己是个药剂师了?

    药剂师向来尊贵,怎么可能流落到跑来摆摊?若不是这家伙身上传来巫的气息,这位蛮族摊主甚至觉得他根本不是蛮族。

    除非蛮神降下奇迹,否则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卖的出去。

    事实也如他所料,一连两天,杨开的摊位都无人问津,此地虽然是颇为繁华的地带,人流喘息不止,但每一个经过杨开摊位的蛮族,都只是瞧了一眼那些浆糊便径自走开。

    不过杨开却是不动如山,只是盘膝坐在那里,不急不躁,颇让他的邻居有些佩服他的定力。

    两天的时间,他的货物基本上卖光,也快要收摊了。

    兴许是同情心使然,这位蛮族摊主忍不住开口道:“你这样是卖不出去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杨开这才睁眼瞧了瞧他,咧嘴一笑道:“那依你之见,要怎么卖?”

    那摊主道:“你最起码要吆喝几声啊,虽然这些药剂看起来不怎么样,但你吆喝多了,总归有人来光顾的。”

    “酒香不怕巷子深,我这是好药,就算不吆喝也会有人来买的。”

    那摊主撇了撇嘴,显然不赞同这个说法,尽管听起来有些道理,他摇头晃脑道:“除非生奇迹,否则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卖掉的。”

    杨开微笑道:“无需什么奇迹,只需要一个契机而已……哦,契机来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杨开的目光忽然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邻居摊主愕然一下,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只见那边几个霜雪部的蛮族人互相搀扶着朝这边行来,看他们浑身浴血的模样,似乎是才经历过一场大战归来,而且绝对是一场极为艰辛的大战,因为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大大小小的伤口,为一人的腹部更有一道一尺上的口子,血肉翻卷,看起来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契机?邻居摊主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正狐疑的时候,那几个蛮族战士已经从面前走过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那卖药的家伙忽然笑眯眯地开口道:“几位壮士留步,我看几位壮士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血气盈天,与本巫颇有一些缘分,如今本巫有一物相赠,还望几位壮士笑纳!”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