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武炼巅峰

第两千三百九十三章 年轻人的朝气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这么急着走做什么!”杨开轻笑着说道,可那眼神之中却无半点笑意,反而冰寒一片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他已经多少年没有碰到有人敢对他夺舍了,上一个敢这么对他做的神魂早已被轰成了碎渣。

    一道光芒自识海某处横空斩来,卷起滔天杀意,直朝阴魂斩去。

    “神魂帝宝!”察觉到斩魂刀的恐怖威能,阴魂惊恐大吼,再也没有犹豫,一张口,吐出一道乌蒙蒙的光芒,朝斩魂刀迎上。

    那乌蒙蒙的光芒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撞上斩魂刀后竟让它的度一下子变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刀芒斩下,阴魂惨叫一声,虽然受创及其严重,但却好歹捡回一条性命,借机奋力一搏,撕开杨开的识海防御,一下子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杨开眉头一皱,他倒是没想到这阴魂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,不过吃了斩魂刀一击,他肯定不好受,就算不死只怕也活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石洞中,杨开重新睁开眼睛,耳畔边立刻传来那阴魂的鬼哭狼嚎之声,显然痛苦非常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只见阴魂此刻蜷缩在一角处,本来凝实的身躯此刻暗淡无比,时隐时现,似乎随时都可能崩溃的样子。

    桑德目瞪口呆地望着,一脸{ 震惊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低喝一声:“老鬼,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阴魂受创及其严重,压根就没听到他说什么,哪有功夫去回答?

    “哎,好心提醒你你不听,偏偏要吃点亏才知道厉害!”杨开冷笑着,拍拍屁股站了起来。一脸没事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桑德不迭地往后倒退了几步,见鬼一样的望着杨开,惊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杨开分明受伤又中毒,怎么一眨眼就生龙活虎起来了?眼前接二连三的变故,让桑德心中逐渐不平静了。

    杨开冷哼道:“大师好算计,辛辛苦苦把我们带到这里来。就为了给你师傅吞噬夺舍,当真是一片孝心比海深,让人感动到流泪!”

    桑德脸色阴晴不定,道:“你早有防备!”

    杨开沉声道:“何止是我,沈非和蛇娘子一样早有防备,但那有怎样,还不是栽在大师你的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没事!”

    “小爷的本事岂是你这垃圾能窥探的。”杨开不屑地撇撇嘴,“凭你的手段也想暗算我?”

    桑德闻言,脸上一阵青一阵红。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,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,杨开看起来确实好端端的,不但如此,连进入他识海准备夺舍他的老鬼似乎也被重创了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……”那边,阴魂断断续续地嘶吼,身上光芒幻灭不定,看起来马上就要消散了一样。

    斩魂刀是帝宝。而且还是神魂帝宝!阴魂只是神魂灵体,吃了那么一击没有当场被消灭已是运气。

    桑德闻言。脸色大变,急忙朝阴魂那边望去。可如今这情况他显然也是无能为力,面上浮现出一抹极为痛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放开……放开你的识海防御!”阴魂继续嘶吼,听他话中的意思,似乎是要桑德主动放开识海防御,好让他进入对方的识海中躲避一阵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桑德哪会愿意?闻言就当没听到一样。只是沉着脸站在那里,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逆徒啊!”阴魂不甘地大吼一声,旋即那虚无的身躯陡然爆出一团耀眼的光芒,轰然崩碎开来,化为点点荧光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贵师徒这情谊……啧啧……”杨开在一旁看着好戏。啧啧有声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他!”桑德转脸,阴沉地望着杨开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杨开冷冷地笑着,“此地就只剩下你和我了,桑德,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。你想活,那也可以,把出口的位置给我,我绕你不死,如若不然……”杨开狞笑一声,接道:“我让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要出口位置?”桑德面上浮现出一抹及其古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杨开眉头一皱,忽然有一些不太美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桑德神经质一般放声大笑了起来:“你把老鬼给杀了,你找我要出口位置?”

    杨开道:“我看两位的感情也没好到要为对方报仇的程度吧,反而似乎有很大的仇怨,我杀了他有什么问题?桑德,不要冥顽不灵了,乖乖与我合作才是王道!”

    “老鬼才知道出口的位置,你杀了他,你让我从哪里弄!”桑德忽然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,额头青筋地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开一呆,好半晌才急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桑德冷笑道:“辟海梭便在此地,以老夫的本事随时可以来取走,可是老夫为何要辛苦把你们带过来,算计你们,让老鬼夺舍重生?老鬼的肉身便是我当年打掉的,我却不辞辛苦又要来救他,你道是为何?”

    杨开猛然想起他之前提到过的交易,面色一变道:“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桑德哼道:“老夫帮他夺舍,他将出口的位置交予老夫,这便是交易!”

    杨开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。沉默了好一会才破口大骂道:“你这老狗满嘴胡扯,这般重要的事怎么不早点说?”

    若是早知道这事,杨开说什么也不会动用斩魂刀去对付那阴魂啊,现在好了,那阴魂被斩魂刀一刀砍灭,出口的位置也随着烟消云散,辟海梭毫无用武之地。这事彻头彻尾就是个大乌龙啊。

    “你是老夫什么人,老夫为何要告诉你这些!”桑德冷笑不迭,一脸讥讽地望着杨开。

    杨开道:“你此前说,知道那出口位置的人有三个,不会也是胡扯吧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重要么?冰心阁主和通天岛主是什么人?你有胆子去找他们合作?小心把你吞的连骨头都不剩!”桑德冷笑连连,说完之后,一拂衣袖,道:“事已至此,你我就此分道扬镳,从今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,我过我的阳关道,各不相干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脚步一迈,便要朝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杨开冷哼一声,一股威压直接朝桑德压了过去,桑德身子一顿,扭头望着杨开道:“怎么?你还想将老夫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“你做初一,我做十五,很公平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都好大的口气,你觉得能杀的掉老夫?”桑德早就一肚子怒火,此刻见杨开一副喋喋不休不愿意放过他的样子,顿时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想他也是个道源三层境顶峰的强者,在道源境这个层次上还不需要惧怕谁。真要是逼急了,他不介意跟杨开打一场,好教教他怎么做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老家伙都有些认不清形势,总觉得年纪是个优势,动不动就倚老卖老,简直可笑!”杨开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“小子,难道你没听过姜越老越辣,你非要与老夫为敌?”桑德一张脸沉的几乎要滴水。

    杨开嗤笑一声,一挥手把流炎和花青丝给放了出来,流炎还骑着那头天傀白虎,小巧的身子坐在上面,显得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让这位老人家见识一下咱们年轻人的蓬勃朝气!”杨开指着桑德道。

    花青丝嗔了杨开一眼,心想花姐我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,什么时候能跟年轻人三个字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?”那边桑德却是大惊失色,他完全没看到流炎和花青丝是怎么出现的,似乎杨开只是一挥手这两人就诡异的现身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这两人一直隐匿了踪迹跟在后方?可自己为何半点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神念放出一看,桑德一颗心顿时凉了半截,他现不管是那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还是那个美妇,竟然都有着道源三层境的修为,而那小女孩骑着的白虎更是处处透着一种诡谲,给他的感觉及其危险。

    “主人,杀还是留?”流炎忽然淡淡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杀了!”杨开哼道,桑德连出口位置都不知道,还留着做什么?

    “等等!”桑德大惊,连忙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可话音才落,流炎与花青丝已经一左一右地朝他包夹了过去,桑德见此,脸色大变,哪还敢在原地停留,身形一转便朝外冲去。

    白虎一张口,一道洁白的能量光柱轰然冲出,似乎蕴藏了毁天灭地的威能,擦着桑德的身子打在空处。

    桑德霎时间魂飞魄散,刚才那一击虽然没伤到他,但是他却感觉到帝尊境出手的痕迹。那白虎,竟然是个帝尊境?想到这里,他更是不敢有丝毫停留了,只想着越早逃离此地越好。

    三人追追逃逃,眨眼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杨开这才冷哼一声,将目光转向那辟海梭上。

    虽然在没弄明白情况的前提下失手把那阴魂给干掉了,但这辟海梭确实是离开的关键,如今就在眼前,杨开自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他飞身而上,盘膝坐在这辟海梭上,开始炼化它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杨开炼化一艘楼船,不过只用了一天时间罢了,可是炼化这辟海梭却是整整用了七天,越是炼化他越是能察觉到这秘宝的炼制之复杂。

    桑德说那老鬼师傅耗费了一生精力来炼制这东西,似乎不是作假,这种耗费精力时间的秘宝,一个炼器师一辈子能炼制出一件就已经不错了。(未完待续……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