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武炼巅峰

第两千三百章 脑子坏掉了

    神念扫过,两人现这少女竟只有返虚三层境的修为,对视一眼,都瞧出了彼此眼中的蠢蠢欲动之意。¢£

    其中一个稍胖的武者面上堆出微笑,扮成熟可靠状,柔声问道:“小姑娘,你唤住在下二人所谓何事?难不成……是迷路了?嘿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骆冰听的美眸一亮,惊奇地望着那胖武者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本小姐就是迷路了,我不知道怎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胖武者为之一愣,心想自己不过是随口胡诌一下,还真的歪打正着了?看面前这少女欣喜的样子,也不似作假,立刻明白面前这少女应该是那种常年足不出户,对外界信息不了解之人,他干咳一声,摆出一副悲天怜人的模样,道:“小姑娘不用怕,有我二人在此,没人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骆冰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,如释负重,破涕为笑道:“太好了,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糟糕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笑,顿如一夜春风百花开,瞧的那两武者眼珠子都直了,不断地吞咽着口水,浑身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赶紧送本小姐回家,待本小姐回去之后重重有赏!”骆冰一眨眼就恢复了先前那颐指气使的架势,冲对面两个武者吆喝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另外一个体型稍瘦的武者微笑道:“好好好,我二人这便送姑娘回家,姑娘且随我们来吧!”

    骆冰颔,指示道:“带路吧!”

    她也不问问对方知不知道自己是谁,清不清楚自己家在哪里,便直接跟在那两武者身后朝这巷子的更深处行去。

    对方二人显然也没有要多说的意思,只是闷头朝前走着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骆冰心情似乎也逐渐愉悦起来,之前的诸多不快一下子就忘的一干二净。走着走着竟还哼起了小曲儿,一副快乐的百灵鸟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盏茶之后,骆冰才逐渐现不对,她顿住步伐,扭头四望,现此地比刚才那地方竟更加荒凉了。而且放眼望去,四周竟不见半个人影,房屋倒塌,一片断垣残壁,宛若鬼蜮,此情此景让骆冰一阵心慌,颤声道:“这……这是什么地方?本小姐不是让你们送我回家么……你们带我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前方两个武者闻言,同时停下步伐来,扭过头嘿嘿阴笑地望着骆冰。

    骆冰就算再蠢。这下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,面前这两人……似乎不是什么好人,他们也并非是要带自己回家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想干什么?”骆冰吓得小脸白,不迭地往后退了几步,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一个没站稳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惊慌和疼痛感一起涌上来,让她立刻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那胖武者不迭地冷笑着。一步步地朝骆冰行去,那逐渐逼近的身影给了骆冰极大的心理压力。让她的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,几欲冲出喉咙。

    “本小姐警告你们不要乱来啊!要不然……要不然你们就死定了!”骆冰咬着红唇,用她自认为最有分量的话语威胁着对方。

    但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份上,那两人又如何会善罢甘休?

    瘦武者笑道:“小妮子有意思的很,你这么天真你爹娘知道么?”

    那胖武者更是淫笑不迭,道:“叫吧。叫吧,这鬼地方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搭理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胖武者已经一个箭步冲到了骆冰面前,伸手朝她修长的颈脖抓去。

    骆冰惊恐地大叫一声,双掌朝上一推。体内圣元涌动间,竟打出极具威势的一击。

    但她毕竟只是个返虚三层境武者,自小不爱修炼,这点修为还是在大量天才地宝的堆积和辅助下才能取得的,体内圣元驳杂不纯,招式不熟。

    而那胖瘦武者两人皆都已经到了虚王境的层次,所以面对这一招,那胖武者只是随手一挥,便将对方的招式破解,旋即出手如电,在骆冰肩头上猛拍两下。

    骆冰一下子软了下去,一身力气都提不起来,经脉被阻塞,一声修为直接被镇压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胖武者伸手拉住了自己衣衫的束带,慢慢解开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啊……”骆冰哭着央求起来。

    胖武者却被这柔弱的呼唤刺激到了内心深处的邪恶,鼻孔之中喷着热气,眼睛都红了,吞着口水道:“这丫头的声音真是**,真是老天有眼,竟让我兄弟二人遇到这么一个绝色。”

    那瘦武者也是浑身燥热难耐,此刻一下子窜到骆冰头顶前方,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,一副欲罢不能的模样,道:“肌肤嫩滑,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,嘿嘿嘿,这下便宜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骆冰一听,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大叫道:“我是城主大人的女儿,你们赶紧放了我,要不然叫我爹爹知道,你们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胖瘦两武者浑身一僵,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那胖武者更是额头上冒着冷汗,擦了一片又出一片,怎么也擦不完,涩声道:“不……不会吧?城主之女?”

    瘦武者也是一脸惊恐,望着骆冰道:“你…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骆冰冷眼瞧着两人,咬牙道:“本小姐叫骆冰!”

    胖瘦两武者闻言,只觉得一股寒意一下从脚底板袭到头顶,让两人不由自主地打了几个冷颤。认真地打量骆冰几眼,胖武者颤声道:“好像……好像真的是城主府大小姐,我以前远远地看过她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这下完了……”瘦武者似是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打击,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双眸失神,嘴中不停地念叨着。

    那胖武者也是浑身哆嗦的厉害,连忙收回自己正在解着骆冰衣服的脏手,望着骆冰,似是想挤出一丝谄笑却又做不到,那表情比哭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在得知面前这个少女竟是城主大人的女儿之后,两人都被吓得魂不附体,三魂七魄都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本以为骆冰只是个迷路的小姑娘,哪里想到她的来头这么大?若早知道她是城主大人的女儿,便是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如此行事啊。

    骆冰见此,眼前一亮,大叫道:“知道怕了吧,若不想死的话就乖乖把本小姐送回城主府!”

    胖武者一下子跪倒在骆冰面前,磕头如捣蒜,没几下就把脑袋给磕破了,鲜血直流,道:“我兄弟二人有眼无珠,冒犯了骆小姐,还请骆小姐大人大量,绕了我兄弟二人。”

    那瘦武者此刻也似是回过了神,同样爬过来磕着头,口中讨饶不断。

    骆冰厌恶地望着两人,冷哼道:“你们把我送回城主府,我就绕你们不死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胖武者闻言一喜,抬头望着骆冰,一副劫后余生的喜悦模样。

    骆冰道:“不过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就凭你们刚才对本小姐那样,本小姐也要好好惩罚你们一下……”这般说着,她歪头想了想,道:“就让爹爹关你们十年八年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胖瘦两武者的脸色一下子精彩纷呈起来,表情古怪地盯着骆冰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信不信本小姐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?”骆冰恶狠狠地瞪着两人,似乎已经掌控了局势一样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那瘦武者悄悄地捅了一下胖武者,低声道:“这小丫头……是不是脑子坏掉了?”

    若非脑子坏掉了,哪有还没脱困就开始威胁起别人的?只要有点常识的人,都不会这么干。

    胖武者认真地点头道:“我也觉得是……可怜城主大人一世英名,竟生了这么个女儿!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胖武者眼中闪过一丝狠戾,徐徐道:“还能怎么办?索性一不做二不休……”这般说着,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瘦武者闻言想了一下,颔道: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声音虽轻,但却叫骆冰听的清清楚楚,本以为脱难有望,哪晓得事情有起波澜,而且听这两人话中的意思似乎不单单是要轻薄自己,甚至还会要自己的性命,吓得她小脸一下苍白,惊声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啊!你们不要这样啊,你们把我送回城主府,我不惩罚你们了不行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迟了!”胖武者冷笑一声,心中既已下了决定,他反倒不再那么害怕,城主大人虽然不好招惹,但此地人迹荒芜,只要事后处理的干净,未必就能追查到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爬了下来,半跪在骆冰旁边,处子幽香萦绕鼻尖,让他浑身燥热,噘起一张大嘴朝骆冰的红唇印了过去,口上还含糊不清地道:“如此绝色,若能干一次,死也无憾啊!”

    “滚开!不要啊……”骆冰不断地扭动脑袋,想要避开对方那令人作呕的脸庞,但修为被封,行动被制,她又哪里做的到?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大嘴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她几乎可以闻到对方口中那难闻的气味了。

    骆冰的脑子霎时间一片空白,在这危机关头,她脑海之中浮现的并非是对自己溺爱有佳的父亲,也不是对自己言听计从的邱雨,反而是杨开那让人讨厌的身影。

    若非是他,若非是他……自己岂会遭遇这些如炼狱般的噩梦?(未完待续!

    ps:若你们觉得杨开会来英雄救美,哼哼,那就太天真了~~~~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