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武炼巅峰

第两千两百五十一章 恃强凌弱

    秦家,秦朝阳火急火燎地赶到一处院落之中,目光往内一扫,顿时神情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院落内围聚了不少人,一些是居住在他秦家的八方门弟子,另外一些则是秦家的护卫和下人。

    八方门那几位人数虽然不多,但个个都有道源境的修为,而秦家的护卫虽然将他们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,可一个个却都是虚王境或者返虚镜的武者。

    人数虽多,气势却没半点可比性。

    现场的气氛有些沉重,空气之中隐隐还有一丝血腥之气。

    秦朝阳沉重急促的脚步声惊动众人,众多护卫回头望来,见他到来,都纷纷低呼:“老祖!”

    倒是被他们包围在中间的八方门的弟子,面色微微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秦朝阳轻轻颔,径直朝前行去。

    人群主动分开,让他畅行无阻。

    待到那中央处,秦朝阳目光往地上一扫,顿时眼帘微缩,一丝怒意攀上心头。

    但见那地上,横呈着一具女尸,满地鲜血,死状凄惨,这女尸显然是秦家的一个婢女,秦朝阳一眼就认出来了,前几日这婢女还给他送过茶水,今日却伏尸此地,一双美眸瞪得老大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而瞧那婢女的死因,似是被人用巨力轰碎了胸膛,整个胸口都凹陷了下去,嘴角边的呕吐物便还有些内脏的碎块。

    秦朝阳瞧着这凄惨的一幕,心绪之间起伏起来,浑身源力都微微颤动着。

    八方门的几个弟子你瞧瞧我,我瞧瞧你。个个都表情尴尬,其中一个肤色微白,相貌英俊的青年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。”沉默良久,秦朝阳才深深地吸了口气,语气虽然平静。但那微颤的声音却彰显他心中的不平。

    说话之时,他抬起眼来,目光朝八方门的几人扫去。

    那几人都撇开了目光,不敢与其对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知情的,站出来,大声说。不用怕!”秦朝阳低喝道,目光朝自家护卫和婢女们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婢女咬着红唇站了出来,面色惨白,似乎还没从眼前的惊吓中回过神,一双眼睛哭的红肿。此刻压抑着哭腔,噗通一声跪倒在秦朝阳面前,道:“老祖,小环死不瞑目,还请老祖给她做主!”

    “站起来说,到底怎么回事。”秦朝阳弯腰,将那婢女搀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婢女起身之后,抬头朝八方门中一人瞧了一眼。却见那人此刻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,吓得她不禁有些花容失色,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朝阳自然有所察觉。伸手搭在这婢女的肩头上,一股精纯的源力灌入,抚平她心中的恐惧,柔声道:“老祖在这,没人可以欺负你们,照实了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这婢女轻轻颔。朱唇轻启道:“奴婢和小环奉老祖之命,在此照顾诸位大人起居生活。尽心尽责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今日奴婢与小环一道来此。给某位大人送来一些吃食,放下果盘之后,奴婢二人便准备离去,却不料……却不料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到此处,似是回忆起了极为恐怖的事,娇躯颤抖起来,竟有些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秦朝阳耐心等候,继续以源力相助。

    好一会,那婢女才逐渐平复,道:“却不料那位大人起了歹意,欲强行将奴婢与小环留下服侍他,奴婢二人自是不肯,百般推诿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小环就突然惨叫一声,从那厢房之中飞了出来,等奴婢出来查探的时候,她就……她就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秦朝阳手上微微一用力,那婢女便昏睡了过来,他冲旁边一个护卫道:“带下去,让她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护卫闻言,连忙将婢女抱起,窜出院落。

    秦朝阳这才扭头朝这院落里某一个厢房望去,但见那厢房大门已经破碎,显然是被什么东西撞碎的,结合那婢女先前之言,应该是名为小环的婢女被打出来之后,毁了房门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这间厢房,是哪位朋友居住?”秦朝阳手指着那出事的厢房,目光锐利地朝八方门众人望去。

    几人都目光躲避,闪烁不定,似是知道理亏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却有一人,恼羞成怒,一挺胸膛,喝道:“本少住的,怎样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秦家护卫的目光都朝那人锁定过去,秦朝阳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那个肤色微白,相貌英俊的八方门弟子。

    那人在众目睽睽之下,竟也是面无愧色,冷笑一声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在你们想干什么之前,最好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!”

    他说话之时,一催体内源力,霎时间,道源两层境的修为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秦朝阳被这股气势逼得连退几步,那些护卫们更是不堪,个个都如被山岳压顶,神色艰辛,体内骨头咯吱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秦朝阳虽被对方气势所压,却是没有半点畏缩,反而一催力量,强行站在原地,沉声道:“怎么?朋友这是要灭了我秦家?”

    “我没这个意思啊,你别信口雌黄!”那肤白男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小环可是朋友所杀?”秦朝阳咬牙喝问。

    肤白男子面色一讪,嗫嚅道:“我也不想啊,我可不是故意的,只是她咬了我一口,我一时愤怒,失手罢了,你看看,她咬的多厉害!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他还卷起了衣袖,果然见到那胳膊之上,一排细密的牙印。

    “只因如此,你便杀了她?”秦朝阳忽然往前逼近几步,一身衣衫无风自动,哗啦啦作响。

    虽然修为比秦朝阳高,但见他一副怒冲冠的样子,肤白男子竟是气势一矮,往后退了少许,狡辩道:“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了,你还想怎样?你也是修炼之人,自然知道偶尔也有失手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是修炼之人,但老夫却从不会逼迫一个没有修炼的普通人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,更不会失手杀人!”秦朝阳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家伙……”肤白男子也是怒了,“还跟你说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这时,另外一个中年男子站了出来,笑了一声后冲秦朝阳抱拳道:“秦家主,可否方便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便在此地说。”秦朝阳冷声回道。

    碰了个软钉子,那中年男子也是表情讪讪,暗骂秦朝阳有些不识抬举,却又不好太过勉强,沉吟一番后,道:“秦家主,我林允师弟一时失手杀了贵家族婢女,虽有过错,但如今他也悔恨万分,还请秦家主高抬贵手,此事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悔恨万分?”秦朝阳斜睨着那叫林允的男子,冷笑道:“老夫瞎了眼不成?怎看不出他有半点悔意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登时朝林允投一个眼神,林允嘴上不满地嘀咕几句,连忙耷拉下脑袋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秦家主,人死不能复生,你总不能叫我林允师弟偿命吧?”中年男子笑呵呵地道。

    “他敢!”林允忽然又抬起头来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中年男子恶狠狠地瞪了林允一眼,这才让他稍微安分一些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又望向秦朝阳,低声道:“秦家主,也不瞒你,我这位林师弟平日里也不是什么嚣张跋扈之人,只是有些痴迷女色罢了,今日之事怕也是因此而生,他在这里待了也有一段时间了,一直很安分,哪晓得今日却是精虫上脑,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他什么好。在宗内的时,副门主很是宠惯他,有些脾气我们都无法忍受,秦家主您就不要和他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副门主?”秦朝阳眼帘一缩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,林锐副门主是他的叔叔。”中年男子微笑解释。

    秦朝阳哪还听不出他的话外之音。

    莫说林允有一个靠山,便是他没有这个靠山,单单道源两层境的修为,秦家上下便无人可以遏制。如今再多了这一层顾虑,秦朝阳顿时知道,让他偿命是万万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秦家,根本无法招惹八方门,尽管后者也不是什么大宗门,可比秦家却是要强大几百倍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秦朝阳不禁有些心灰意冷,神情落寞。

    自家婢女在自己家里被人打死,身为老祖却没法惩治凶手,这让他心中难安。

    “废话那么多干什么?”林允似乎极为不耐,此刻喝道:“不就是一个婢女么,赔些钱财不就行了?十万源晶够不够?不够的话给你二十万!如你们这等小家族,二十万可是笔巨款,够你们花费好几年了,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    他一副鄙夷不屑的模样,哪还有什么悔意?好似地上那婢女不是他杀的一样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闻言,并没有丝毫制止的意思,显然也是抱着这个想法的,若能赔些钱财,息事宁人的话那是最好了,若不行的话,他并不介意撕破脸皮,危言恐吓一番,反正今日之事绝不能外传出去。

    秦朝阳闻言,本来落寞的神情陡然暴怒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赶紧好声安抚,道:“秦家主息怒,我林允师弟说话虽然不中听,但所提未尝不是一个解决的方法,秦家主划个价出来,我等绝不推辞就是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...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