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武炼巅峰

第两千两百四十七章 满满的泪

    小玄界内的法则之力还不够尽善尽美,虽说在那五色宝塔第三层时,小玄界吸收了大量的法则碎片,但其内部的天地法则依然还是缺了些东西,比不得星界本身的法则之力。⊙

    花青丝这等修为的强者,平日里在小玄界内修炼感悟,没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可若是要晋升突破的话,在小玄界就不合适了,因为法则的不完善,她感悟突破之时能够洞悉的天道武道就无法满足要求。

    不过真到了那个时候,杨开定然会将她放出来,找个安全妥善的地方,让她安心突破,届时,杨开手下将会有一个帝尊境级别的打手……

    想想就觉得让人兴奋。

    张若惜这些日子也是进步神,如今她的修为已到返虚两层境。

    所有的天之骄子,每一个天纵奇才,在修炼度上与她一比,简直就是萤火与皓月争辉。

    张若惜体内的某种东西似乎正在逐渐觉醒起来,而随着这力量的觉醒,她的修为度也是越来越快,整个人的气质也逐渐地生了一些改变,少了许多娇弱和胆怯,多了一些自信和坚强。

    这是杨开喜闻乐见的。

    自神游镜世界返回约莫两个月后,这一日,杨开正在洞府之中以破天一击祭炼斩魂刀,忽然察觉洞府禁制微微触动。

    他心神一动,连忙停止施法,神魂灵体遁出心神,返回肉身,举起令牌晃了一下,将禁制解开。

    外面立刻传来一人的声音:“杨公子,杨公子!”

    声音有些耳熟,杨开想了一下。立刻明白来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他回道:“陶执事请进。”

    洞府外,那个几月前曾与杨开有些芥蒂的陶明闻言,神色一正,迈步走进洞府内。

    少顷,他便来到了密室中,不过此刻的陶明早已没了往日的嚣张跋扈。满脸堆着笑,一脸谄媚地冲杨开抱拳作揖:“打扰杨公子清修,陶某罪过罪过。”

    杨开瞧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谁让你过来的,是不是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陶明闻言,神色一正,道:“奉殿主大人之命,特来告知杨公子,你需要的东西……已经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杨开豁地起身。双眸爆射精光,低喝道:“果真?”

    陶明一笑,道:“殿主亲自传令下来,岂能有假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总算找到了。”杨开满脸喜色。

    虽然陶明没有跟他说到底找到了什么,但除了劫厄难果之外,还能有何物?

    这些日子,杨开虽然一直在祭炼奴虫镯。豢养噬魂虫,温养斩魂刀。可他心里一直都在记挂着劫厄难果一事。只是当初约定时间未到,所以他也没有去催促。

    如今总算是等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他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,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,仿佛背负了许久的包袱终于卸下一样。

    毕竟,劫厄难果关系到秦钰的生死存亡。

    毕竟,他这几个月能有诸多机缘。都是秦朝阳用那红尘令给他换来的。

    若他得不到劫厄难果的话,实在无颜去面见秦朝阳,无法去给秦家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此事日后必定会成为他心中一个执念,或许会转化为心魔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这番顾虑已然不在。温紫衫既然命陶明来传话给自己,那就说明劫厄难果已经入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也可以将那灵果带回枫林城,交给秦家,了了自己一个心结。

    陶明见他喜形于色,虽然不知道杨开到底在找什么,但也为他高兴,顺手拍马阿谀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对了陶执事,殿主有没有说那东西如今在何处?”杨开回过神来问道。

    陶明回道:“殿主说东西已在路上了,不出三日便可带回来,叫你放一万个心,必定不会出什么意外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替我谢过温殿主。”杨开正色抱拳。

    “那杨公子若无其他吩咐的话,陶某告辞了。”陶明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陶执事好走!”

    杨开送走了陶明,竟无心思再去做其他的事。温紫衫大概也只是想让安心,所以才提前让人把消息传递过来,只是他也恐怕也没想到杨开对劫厄难果如此看重……

    在洞府内如坐针毡地等候了三日时间,一大早,杨开便离开了紫竹峰,直奔万圣峰而去。

    来到那峰顶大殿处,杨开还没来得及让人通禀一声,殿内便传来了温紫衫的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杨开一怔,倒也没多大意外,整了整衣衫,迈步而入。

    大殿内,并无他人,只有温紫衫一人盘膝而坐,似乎是在运转什么玄功。

    杨开进了里面也没有打扰他,只是默默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心中却有不少触动。

    温紫衫已是帝尊三层境的修为,实力绝,可他依然如此勤奋,没有任何松懈。

    一个武者,有天资有天分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不但有天资天分,还倍加努力。

    温紫衫无疑就是这种人,他能晋升到帝尊三层境,果然绝非侥幸。

    少顷,温紫衫收功,睁开眼睛,瞧着杨开揶揄一笑:“怎么?等不及了?”

    杨开讪讪道:“早点见到早点心安。”

    “算是个重情重义的人!”温紫衫颔道,“秦家那红尘令,并不算辱没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的事就要做到,人之常情罢了。”杨开回道。

    温紫衫微微颔,沉吟了一下,他道:“小雪婷上次跟你说的事,你考虑的如何?”

    杨开闻言,苦笑不迭,道:“果然是温殿主让高长老来劝说我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意思,不过小雪婷也很看好你。”温紫衫直言不讳地承认了,“况且,你连神游镜都进入了,多少也算我神殿半个弟子了吧?这可是连一般弟子都不知道其存在的机密。”

    杨开神色肃然。沉吟了许久,似乎是在斟酌措辞,好半晌才道:“承蒙温殿主和高长老厚爱,小子如今还没有加入什么宗门的想法,不过并非因为不喜神殿,只是……有一些不便言明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他所指。当然是说魔念一事。

    温紫衫深深地凝视着他,颔道:“也罢,本座便不强求你了,不过……若是哪一日你小子在外面流浪的累了,便来我神殿,神殿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!”

    杨开神情微动,一揖到地:“多谢温殿主厚爱,若真有那一日,必是小子的荣幸!”

    温紫衫咧嘴一笑:“本座当年也是也如你这般。爱孤身一人,爱自由自在,爱在外闯荡,直到……”他嘴角一抽,接着道:“在野外捡了一个跟野猫抢食的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杨开眼前立刻浮现出高雪婷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“日后行走星界,捡什么都可以,千万别捡那些小丫头啊!”温紫衫语重心长,谆谆善诱。“这些小丫头,小时候看着可爱温顺。听话乖巧,可是长大了却是无法无天,简直丧尽天良,说起来……都是满满的泪!”

    他一副极为受伤的样子,让杨开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“满满的泪是吧!”殿外忽然传来一个清冷冰寒的声音,声音传来之时。大殿内的温度也是陡降三分,仿佛一下子来到了三九寒冬,让人肌肤冷。

    温紫衫浑身一个激灵,瞬间就如中了定身之术般,僵硬在原地。脸色变幻,精彩纷呈。

    那话落之时,一道靓丽身影已从外行至。

    高雪婷一脸冷漠,美眸如雷似电,往内一扫。

    温紫衫顿时矮了半截,就连杨开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杀气弥漫,帝意森然。

    “无法无天是吧?”高雪婷嘴角上扬,轻轻冷哼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那个……”温紫衫一头冷汗如瀑布一般往下流着,嘴中唯唯诺诺,眼神飘忽顾左右而言他,谄笑道:“小雪婷,你怎么来了?来就来了,也不让人通报一声,也太不合规矩了吧?”

    高雪婷冷冷道:“送劫厄难果来!”

    她说话之时,便已朝杨开抛来一个玉盒。

    杨开眼前一亮,伸手接过,手指一弹,便将玉盒打开。

    盒内寒气弥漫,一枚冰晶一般的灵果静静地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劫厄难果!

    尽管杨开从未见过实物,但依然还是一眼就分辨出来了,而且看这劫厄难果的样子,似乎才采摘下来没多久,不出所料的话,应该就是四季之地冬之域那一枚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青阳神殿到底是从哪方势力手中换来的,不过耗费这么长时间,看样子青阳神殿也出了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“丧尽天良是吧?”高雪婷却没有打算善罢甘休,将灵果交给杨开之后,依然冷冷地望着温紫衫,眼神锐利如刀,似剑。

    温紫衫一咬牙,露出一副壮士断腕的表情,冲杨开低喝道:“大事不妙,本殿主先走一步,杨小子你稍后自便,记住日后若是遇到麻烦了,便来神殿!”

    杨开连道谢的话都没说出口,温紫衫已经身形一晃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想跑?”高雪婷美眸中寒光一闪,那帝宝烈阳镜瞬间祭出,一道烈阳般的光芒朝虚空中照去,霎时间,温紫衫的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,不过虽然被高雪婷找到行踪,但温殿主依然以绝的实力挣脱了烈阳镜的束缚,眨眼遁走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你别跑,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无法无天丧尽天良!”高雪婷一咬牙,一跺脚,娇躯晃动间也是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殿外,众多守护的弟子张大嘴巴,瞧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杨开握着玉盒,也满脸笑眯眯地瞧着这一出闹剧,笑着笑着,他笑不出来了,懊恼地一拍大腿:“又忘记问碎星海之事了!”(未完待续!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